计划今年内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2020-06-23 14:20

王胜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目前慈善捐赠的总量不高,原因有很多。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关于法律框架,在交易行为方面,需要对交易流程、交易规则和交易标准做出规定。比如电子合同、商品交易、服务提供、资金支付、安全保障。

政府、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就单独“二孩”放开政策的落实情况正在评估。在一些地区确实人口增长放缓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需要我们及时调整的时候,那么会做出适当的政策调整。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主要涉及城市,农村其实不存在放开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提上日程。”昨日,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说。

昨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邀请柳斌杰等5名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负责人集体“亮相”梅地亚中心,接受中外记者提问。据了解,这是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第一次集体从“幕后”走向“台前”回应社会关注。

记者:红十字会法颁布已有20多年,目前对修订红十字会法的呼声很高,修法进展如何?

记者:我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但慈善捐赠总量2013年还不到1000亿元,主要原因是什么?与一些慈善组织的负面消息是否有关?全国人大内司委是慈善事业法的牵头起草单位,对此有什么考虑?目前进展如何?

内司委作为慈善事业法的牵头起草单位,正在抓紧工作,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今年2月已经形成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慈善财产的管理使用和慈善信息公开都有专章规定,争取今年底提请常委会审议。我们期待慈善事业法的出台,将积极推动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

“全国人大专委会承担了大量工作,是人大工作的‘一线’。此次邀请他们走到前台,回应社会关切,是人大工作进一步开放透明的具体体现。”大会新闻中心副主任曲卫国说。

尹中卿(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电子商务法是本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承担的一项立法任务。

二是刚刚调整过单独“二孩”的政策,要再出台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在政策制定方面显得不够稳定、不够连续,所以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昨日下午,5名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负责人集体“亮相”梅地亚中心,接受中外记者提问。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草案文本一些重点问题修改后会向社会公布,公开征求意见。计划今年内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全国人大共设9个专门委员会。专委会日常工作包括审议大会主席团或大会交付的相关议案和法律草案、质询案,如2014年,大会将代表提出的468件议案分别交由全国人大有关专委会审议。专委会还负责调研、起草相关法律案,如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第一部法律——旅游法就是由财经委起草的。据新华社

五是加强对红十字会运动、红十字会工作的社会监督、信息公开。既然是大众的社会事业,要增加透明度、监督机制和信息公开的规定,以前在这方面大家有很多的质疑,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

2003年12月,财经委成立了电子商务法起草小组。一年多来,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调研,主要是与国务院有关部门以及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和专家学者组成了14个专题调研组,对电子商务立法所涉及的问题进行系统调研。

根据这个计划,现在已进行了4个方面的工作,包括成立了专门修法机构、在6个省市进行了深入调查等。在此基础上已经起草了一个基本的文本,现在正在深入讨论。

柳斌杰:我国的红十字会法是1993年颁布实施的,本届人大把它列入了修法规划,并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直接起草、修改、提请审议。

大家希望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这主要涉及城市,农村其实不存在放开的问题。对此,现在有这样几个考虑,目前还没有提上日程的原因是这样的:

记者:财经委正在着手起草的电子商务法,目前进展如何?对网络售假和网络市场监管方面有什么样的制度设计?

三是当前人口普查对人口结构、分布情况、生存状态、人口质量还要做进一步的研究评估。在这些工作都做了之后,我们才会决定是不是再进一步放开全面“二孩”政策。

三是要制定适合我国国情、有利于国际救援的规定。四是为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发展创造法律环境。

目前已起草完成了电子商务法立法大纲。按照立法计划,打算今年底完成法律草案的起草。经过广泛征求意见,力争明年能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在纠纷解决机制方面,需要对诚信环境、商品和服务质量、消费者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做出规定。同时,在电子商务法中,我们还准备对电商企业自治、行业自律、政府监督监管、跨境电子商务等问题做出规定。 据中国人大网直播报道整理

昨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邀请柳斌杰等5名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负责人集体“亮相”梅地亚中心,接受中外记者提问。据了解,这是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第一次集体从“幕后”走向“台前”回应社会关注。

柳斌杰(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2013年放开了单独“二孩”,一年多的实践证明,这个决定既受到了群众的拥护,也没有带来对人口政策的冲击,没有一下子又出现了生育高峰。

下一步,我们还将就有关重大问题进行研究。一是进一步与国际红十字会运动的章程接轨。二是进一步明确中国红十字会的定位、职责和核心业务。前一阶段,社会上有很多议论,要进一步规范。

一是统计口径。我国过去只把扶贫、济困、救灾作为慈善,其他的都不算慈善,相当于一些国家的早期标准。随着社会的发展,无偿地拿出钱来,除了扶贫济困,像捐资办学、推动科研、支持环保等都是慈善,而且这部分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大,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更重要,我国发展慈善事业的时间不长,制度安排还不完善,包括透明度不高,中国人做善事的热情还没有激发出来。